资讯中心
当前位置:深圳市宏利源钟表实业极速牛牛投注官网 >> 资讯中心 >> 透过制表细观日耳曼

透过制表细观日耳曼


浏览次数:1950 发布日期:2014-8-1 8:32:57

德国捧得大力神杯,成为2014世界杯的最大赢家。在足球之外,其实,德国和瑞士一样,也是拥有悠久制表历史的国家,如非二战,今日的德国应该比肩瑞士。一起感受日耳曼情节吧!




德国建筑

上世纪,二战前,德国曾是超越瑞士的世界第一大制表中心。二战后德国手表遭受重创,尤其是在东西德统一前,基本上出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众多品牌分崩离析。只所以形成今天85%的制表业被瑞士人垄断的格局,虽然在二战中德国制表业几乎被战火摧毁,但顽强的日耳曼民族最终将制表血统保存了下来。日耳曼民族的意志剑如钢铁,他们重视的千锤百炼、百折不挠的品格,手表自然而然也带上了坚固恒久的特性。德国表的选材要经过重重把关、做工亦是严谨,质量自然经得起严酷环境和时间的考验。

1845年,受当时工业革命的新思潮影响,一批具有探险精神的思想家和创业者从德累斯顿迁至格拉苏蒂镇,在当地开始了钟表制造。格拉苏蒂镇距离易北河畔的欧洲最美丽城市之一的德累斯顿很近,驱车大约只需40 分钟。在历史上,德累斯顿作为萨克森王国(如今萨克森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一个联邦州)的都城,拥有百年的繁荣史、灿烂的文化艺术和无数精美的巴洛克建筑,在当时开明的萨克森宫廷的大力支持下,德累斯顿的新兴艺术与科学技术蓬勃发展,制作怀表、座钟的技术也是突飞猛进。当时的格拉苏蒂镇不仅云集了众多制表大师,还汇聚了不少制造表壳、指针、摆轮等钟表配件的工匠。从此之后,格拉苏蒂镇制造的优质钟表在国际上声名鹊起,世界各地对德国制造的手表需求甚多,格拉苏蒂镇的制表业也达到空前的繁荣。

至此,格拉苏蒂镇不仅成为德国的制表中心,亦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制表中心之一,其地位可媲美如今的瑞士日内瓦。它的钟表以高品质的制造工艺和整体设计上的近乎完美,与瑞士制造的顶级钟表一起并列巅峰。

可德国的制表文明在后来的二战和经济危机中几乎被湮没。




格拉苏蒂(Glashutte)表

起初,德国人比较作,也比较拧,常常是一根筋的办事风格,不做推广,不做市场,殊不知好酒也怕巷子深;后来因为战事,德国制表师和制表技艺大量流失和失传,很多优秀制表师因为战火逃亡瑞士,技术图纸大量损毁,难以为继;如今,瑞士ETA集团基本控制了大部分的机心生产,要独立研发一款机心,往往费用都在3000万欧元以上,大多数德国厂家不可能承受如此之重负,少数能够独立自产机心的,比如朗格、格拉苏帝原创,都是依靠历峰集团、swatch集团的强大财力支持,才能够做一些真正的德国表。德表迷耳熟能详的NOMOS,也是因为其股东之一是格拉苏帝市议员的关系,才能够做到今天的地位。




格拉苏蒂(Glashutte)手表

格拉苏蒂(Glashutte)小镇是德国制表业的中心,当年,格拉苏蒂表的事业就开始于德国萨克森州Muglitz山谷附近的这座小镇上。格拉苏蒂制造时计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 1845年。1994年,格拉苏蒂品牌以GlashutteOriginal为名正式复出世界表坛。这个超过150年历史的德国老牌,以纯正德国表的血统,再次显露出德国 格拉苏蒂制表业的光芒 。

作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旗下全系列腕表100%装配自制机心的高级机械腕表品牌之一,格拉苏蒂(Glashütte Original )的血脉源于已拥有165年制表历史的德国制表重镇格拉苏蒂 (Glashütte)。在历经了岁月的起伏,格拉苏蒂(Glashütte Original)延续着德国悠久的制表传统,继续书写着德式高级制表的传奇。

1845年,FerdinandAdolphlange创建了第一所制表工厂。实际上,他不仅创立了一间制表厂,更重要的是创建了整个制表业。为了实现他的理想,lange竭诚邀请同行专业人士 和其它享负盛名的表匠参与他的计划。率先加入的是JuliusAssmann,他是lange先生的女婿,早年就协助岳父打理业务,也是推动萨克森新兴钟表制造业的中坚分子。两人虽然 关系亲密,但却无碍良性竞争。1852年,本身就是钟表商的Assmann自立门户,开始生产怀表,他的时计凭借精确无误的性能蜚声国际,更在多个世界展览上赢取多个奖项及金 牌,卓越成就令人刮目相看。

除了JuliusAssmann外,格拉苏蒂还吸引了另外一些制表大师回来发展。1851年,曾在德勒斯顿(Dresden 格拉苏蒂)向lange拜师学艺的AdolfSchneider决定在格拉苏蒂定居 创业。其它对格拉苏蒂早年发展举足轻重的人物还有LudwigStrasser和GustavRohde。1875年,二人携手开设Strasser&Rohde机械时计工场,并凭着制造精准的钟摆时计在业界 打响名声,为其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863年,首款设有计时码表装置的腕表面世。

为了庞大的市场需要和培育更多专业人才,MoritzGroBmann遂于1878年成立了“德国制表学校,不但为格拉苏蒂培育了一群专业钟表技工,不少毕业生学成后周游列国,与瑞士 制表业互相交流,将制表诀窍发扬光大。其中的佼佼者是AlfredHel-wig,他毕业于德国制表学校,随后又在多国深造时计工艺,学成后回到格拉苏蒂开设天文台表工场,凭借 精湛的调校工艺与浮动式陀飞轮的发明一举成名,并且投身学校担任导师。现在该厂大约拥有20%的人在接受培训。

1905年格拉苏蒂公司出品怀表,搪瓷表面采用其传统设计,共有三个部分,缀饰路易十五式黄金指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欧洲烽烟四起,世界经济陷入低潮,发展格拉苏 蒂公司的大计遽然而止。格拉苏蒂小镇里的公司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挣扎求存,部分更要歇业。纵使逆境当前也无法阻 格拉苏蒂手表挡格拉苏蒂公司前进的步伐,短短一年后 ,“格拉苏蒂就以崭新的形象再次问世,新系列全部以工业程序生产。这些美轮美奂的时计,蓝本由一家名为Hren-Rohw-erke-FabrikAG(Urofa)的公司构思设计,而此时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所有制表公司必须转而生产军用物资,格拉苏蒂公司也未能幸免。直至1994年东西德国合并后,格拉苏蒂才在世界表坛恢复原有名称。

凭借坚毅奋斗的精神和精益求精的品质保证,“格拉苏蒂重新屹立于表坛。全新的发展方向源于一种与时并进的睿智。当时手表日渐流行,而有购买力的消费者亦愈来愈多,腕 表顿成时尚,格拉苏蒂也顺应时势,依循这股潮流发展。




朗格表

同样创立于1845年的朗格表由德累斯顿制表大师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于1845年一手创造。

当时朗格打造的怀表即已质量出众,今天,这样的怀表已极其稀有,在拍卖会中均叫价极昂。在1898年,凯瑟-威廉二世(kaiser william ii)甚至专程向朗格表订制高贵怀表, 作为造访奥图曼帝国时赠送给阿布杜勒-哈米德二世(sultan abdul hamid ii)的礼物。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朗格怀表百年以来一直是人人称羡的计时器之一。战后,朗格家族企业被东德政府没收充公,制表厂沉默了40年,朗格之名不复见于表盘上。正因如此, 镌有朗格商标的怀表在收藏家圈子里更具传奇色彩。1990年,东、西德统一后,朗格表厂创始人的曾孙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先生才得以重建先祖家业,重新投入朗格 表生产,并为此一品牌传统注入新生命。今天,朗格制表厂重新打响“德国制造”的美名,同时再一次登上精密制表工艺领袖地位,抗衡众家著名瑞士豪华腕表品牌。

1994年,朗格品牌推出了重生后的第一批腕表——旗舰系列lange 1。令人惊艳的偏心表盘设计已成为设计典范,已获多项国际大奖,配置专利大日期显示,双发条盒,三天以 上的动力储存。当lange 1初次露面,朗格著名的大日历窗口也首次亮相,它比传统的一般装置大了4倍左右,令人回想起约翰·克里斯迪昂·古特凯斯于1814年在德勒斯登为森 帕歌剧院所制作的5分钟数字钟。

如今厂内的表艺巨匠均以手工严谨雕琢,以实心金或铂金打造表壳,均配备自制高级机心,全系列共有25种不同机心,470多名员工每年仅制造出厂约5000枚腕表。新一代朗格 表继续体现优良的设计与质感,灵感来自钟表历史上著名的朗格怀表,包括以未经处理的德国银精制而成的格拉苏底3/4夹板、手工雕花摆轮桥板、蓝钢螺丝与k金套筒,并运用 抗磨损的红宝石轴承以固定维持齿轮运转传动的稳定。

每一枚朗格腕表都配置有特别的机心,在方寸的空间内使用了近千枚零件,而几乎所有的机心零件都在工厂内自制完成,就连装饰过程所需的工具与配件也在厂内自行制造。极 板、桥板、杠杆、游丝、齿轮等,所有零件均由制表师们由手工精制而成,再以创作艺术品般的工序进行抛光打磨——哪怕是隐藏在机心内的零件。而每一枚的摆轮桥板亦以手 工雕刻。所有机心均经过二次组装,第一次组装后以五方位调校测试,然后再重新拆开,再次清洁每个零件,最后再以真正的蓝钢螺丝完成第二次组装,并在出厂前经过几周的 精准度测试。




NOMOS表

源自东德的Nomos腕表,位於拥有百年腕表制造历史的Saxony Glashütte,Glashütte的钟表匠们以巧夺天工的手艺制造出品质卓越、设计独特的手工机械表,而Nomos一目瞭然 的设计意识即在每一支腕表的性能与可读性上表露无遗。

Nomos工厂所在之处Glashütte,是一处拥有百年历史的钟表制作小镇,它的传奇可追溯到 Saxony 钟表制造业创始者 Ferdinand Adolph Lange (1815-1875) 和他的儿子。1845 年Lange 在 Glashütte建立一座制造腕表的工厂,他依照自我对品质的独特想法亲自教导员工,又帮助很多人建立属于自己的工作室。短短数年间,由Lange所制造的机械装置 以及精密计时器就成为”高度准确”的同意词,甚至获得瑞士腕表企业家的赏识。

在十九世纪Glashütte就以制造最高品质的华丽腕表而闻名,当时人们就说:“Glashütte的Lange腕表不是为了大量生产而制造的。”事实上Lange的怀表确实十分奢华富丽,就 像一只错综复杂的精致艺术品,只有富豪才买的起。

随著德国的统一,传统制表业再度重生,Glashütte身为一个卓越制表业中心的独特风格与影响力也重新复生。身为新兴腕表制造业的第一把交椅—Nomos即传承了Glashütte 百 年以来的钟表制造历史,得以制造出极优质的机械表,延续 Glashütte发源地的盛名,正因为如此,Nomos才能成为德国人视之为国宝的腕表。

Nomos总裁Roland Schwertner 认为“设计并不终止于产品的外表,而是持续于我们与佩戴Nomos手表的人们之间的设计关系。”因此 Schwertner 坚持每一位Nomos腕表的拥有 者都会得到一张所有权证明(随著其所购买带有序号的表),如此贴心设计的目的在于确保当这支手表需要维修时能尽速得到最完善的处理。Schwertner 认为这种服务是整合 于 Nomos 手表的设计概念中的,由于Schwertner的坚持,今日Nomos所产制的手表已臻于完美的境界,即使在最艰困的环境中,Nomos才能依旧不改其志,制造出令人赞叹的腕表 。

宏利源钟表相关产品:全钢手表,钨钢手表,陶瓷手表,商务手表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上一篇:劳力士制表的10个细节
下一篇:四类对表教你如何在七夕“表白”
相关文章
公司极速牛牛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资讯中心
常见问题
资质荣誉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镇白石厦东区美华路48号宏利源工业大厦
服务热线:(+86-0755)27322383/27308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