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当前位置:深圳市宏利源钟表实业极速牛牛投注官网 >> 资讯中心 >> 手表机芯王国沉的沉浮-Ebauches SA

手表机芯王国沉的沉浮-Ebauches SA


浏览次数:6628 发布日期:2013-9-18 8:33:35

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段里,瑞士的钟表机心制造商组成了一个联合公司——Ebauches SA,它存在的时期是1927年到1983年。

Ebauches SA的14家企业:从上到下各个商标分别是Valjoux、Nouvelles Fabriques、Derby、Ebauches Bettlach、Peseux、FEF(Fabriques d,Ebauches de Fleurier)、Unitas、Venus、Etablissements Aurore Villeret、Felsa、Landeron、ETA、FHF(Fabrique d''''Horlogerie de Fontainemelon)和AS(Schild)



Valjoux



Nouvelles Fabriques



Derby



Ebauches Bettlach



Peseux



FEF(Fabriques d’Ebauches de Fleurier)



Unitas



Venus



Etablissements Aurore Villeret



Felsa



Landeron



ETA



FHF(Fabrique d''''Horlogerie de Fontainemelon)



AS(Schild)

凡是深入研究过钟表的人们,都不会错过ETA这个词,ETA是全球机械和电子钟表机心最重要的制造商,一方面制造出品完整的机心产品,另一方面生产所谓的原始机心组件,其他生产商可以自由加工和组装这类机心。

ETA这一名称并不是缩写,而是来自Eterna,一家位于Grenchen的钟表制造商的名字,2006年是其150周年诞辰。

1932年在当时Eterna的老板Dr. Rudolf Schild-Comtesse的支持下,成立了这家公司。该公司的成立并不是完全出自投资人的意愿,而是迫于当时钟表机心和零部件工业的危急情况。1927年,银行家、政治家、公务员和一些工厂主相信,通过建立一家名为Ebauches SA的集团——ébauche在法语中是“原始机心组件”的意思——可以完全缓解紧迫的经济压力。他们希望团结在一起,以控制集团成员公司的产品种类和销售价格。不过此后几十年的事实证明,其缺点大大超过优点。因为Ebauche SA直到1983年被Nicolas G. Hayek改组为目前的ETA以前,一直是一家反竞争的机构,许多成员把它当作舒适的靠垫,觉得自己的努力是多余的。这家公司缺乏管理能力,却制定了严格的国际性规章制度,从而使自己缺少创造力和经济活力。证明这一点最有力的证据就是1970年底因为“石英革命”而使得瑞士钟表工业陷入极度危机:当时瑞士的这个重要产业中众多公司破产,因为它们根本不了解当时行业发展的最新趋势。

类似的窘境在1770年左右就出现过,当时法国人Frédéric Japy在Beaucourt开设了一家原始机心工厂,在现代机械技术的协助下,钟表工业的新时代开始了。1795年Japy制造了40,000只原始机心,1813年的年产量达到了300,000只,Japy和他的瑞士竞争对手的产量均迅速提高,造成售价崩盘,几乎摧毁了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因此出台了反倾销税,受益人是那些机心的设计制造者,也包括钟表制造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情况愈加恶劣,因为一些制造商从获利颇丰的军需生产转向原始机心生产,连1917年成立的调解机构Société Suisse des Fabriques d''''Ebauche et de Finissages(瑞士原始机心组件和精密加工制造商协会)也无法改变这种不利情况。1921年中期,这个机构的文件显示钟表工业的失业人员超过30,000人,只能团结起来进行最基本的产业重组。第一步是1924年成立的权威协会Fédération Horlogère(FH,“钟表制造商联合会”),它联合了大约75%在工商机构登记的钟表企业(组装制造和自主制造钟表的公司)。1925年瑞士钟表制造商们受邀参加FH代表和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商之间的会议,会议结束时,26家机心制造商决定联合在一起,不过这次努力的成果实在有限。



Adolf Schild-Hugi于1896年在Grenchen成立A. Schild SA(ASSA)机心制造公司。
这个在1900年前后印刷的宣传海报展示了当时公司的厂房和所制造的第一批机心

接着1926年12月27日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到来了,三个行业巨头A. Schild S.A.(ASSA)、Fabrique d,horlogerie de Fontainemelon(FHF)和A. Michel SA(AM)——当时这三家公司包揽了业内80%的原始机心组件生产——成立了联合公司Ebauches SA,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这个重要行业的绝大部分产品都在它的控制之下。一些制造商是自愿追随这个机构的统一调度,其他如Eterna和它的子公司ETA也一直是该垄断集团的极力拉拢的对象。

纯机心制造商采用最先进的机器极大提高了产量,其负面影响日益明显。大约有40家机心制造商竞争约500家钟表制造商的订单,其有限的市场潜力无法满足机心制造商产量增加的要求,剩余的零部件必须出口,而国外竞争对手的实力更强大,甚至开始侵占了瑞士国内的工作机会。

造成如此恶性循环,钟表制造地区的银行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它们轻率地提高贷款额度,1920年代中期银行机构的债权达到约2亿瑞士法郎,为保证它们的利益必须整顿和重组整个瑞士钟表工业。

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商中的明智之士认识到,快到12点了(即最高点)。经济繁荣发展的背后暗流涌动,这个理论上意义重大的合并之举决定了所有成员都要做出巨大牺牲,特别是它影响了公司经营的自主独立性,尤其是在一些能够独立融资的公司那里,合并所造成的痛苦更是时时地困扰着它们各自的经营者。



ASSA生产了六百万只1935款机心



骄傲的强者:A. Schild SA(ASSA)

同时Cesar Schild,Eterna创始人Urs Schild的孙子赢得了引人注目的主动权,他领导的原始机心组件厂ASSA在1905年左右拥有约300名员工,工厂达到了极高的机械化程度,年产量近800,000只原始机心,达到了Grenchen机心制造工业的顶峰。1910年产量超过百万大关,1925年产量的统计数字是480万,1926年为约580万只原始机心,实际上他完全可以对自己的业绩感到满意。但该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是成立于1793年的FHF公司,这个家族企业在1913年也突破了百万只机心的年产量极限而且产量还一直上涨,只是它的生产设备比较落后。两个竞争激烈的公司仅公布自己的年产量,但严格保守各自的其他商业机密。两个公司财务情况良好,并且双方其实都不需要合并。在这种情况下强大的ASSA公司和实力较弱的AM先开始了合并谈判,该谈判是在一家为了挽救股票投资和高额债权损失的大银行的撮合下进行的。

当时的情况是,这三家大公司生产了大约80%的瑞士产原始机心。接下来的发展步骤就简单了,强大ASSA主导了事情发展的节奏,一直以来它的生产总值是FHF的两倍,是AM的三倍。但是受制于家庭企业的基础结构以及工厂所有者的不同意愿,人们依然难以将三者合并建立起一个统一的联合集团。

最终的选择是建立一家控股公司,但原来的公司名称与组织形式都必须有所改变。这个新的集团公司采用平行构架,以容纳原先的三家大公司及其各自的股东与资本,同时尽可能不限制各家厂商在经营上的自主权。Michel SA的特殊情况和钟表市场的严峻局势将越来越多的银行卷入其中。在新公司成立的谈判中还考虑长远发展的问题,随着时间推移,特别注重在同等框架条件下,尽量将其他所有最好的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商都联合在一起。因此一家独立的信托公司评估了三家大机心公司的所有资产:不动产、流动产、机器、工具、设备和仓库库存。



1950年A. Michel的工厂

1927年1月1日,Ebauches SA公司揭幕,其资本达到两百万法郎,银行信贷金额也与此相当。其首要任务包括协商确定价格,排除自家互相之间的竞争,协调产品采购、制定重要机心部件的生产标准。在五年内,三家成员公司有义务——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不得以任何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参与控股集团以外的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和机心贸易,这条严格的规定让原始机心组件价格立刻上升了10个百分点。

紧接着,公司尽量吸收更多的机心制造商和拥有原始机心组件制造能力的公司如Eterna的加入,以巩固集团实力。仅1927年就有九家独立工厂加入其中,而且加入时没有提出过多的要求,其拥有的市场份额也从80%上升到90%。

剩下10%的市场份额掌握在独立制造商手中,它们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延缓加入Ebauches SA,有的则是明确拒绝加入该集团。为了能控制其余的机心公司,Ebauches SA提出了作为过渡方案的合作协定并确定各自所占的市场份额,Eterna老板Theodor Schild和其他七家公司一起接受了这个协定。

1930年受到世界经济危机影响,Ebauches SA的销售额比前一年降低了50%。1931年初,这家企业将其他30家机心公司置于其掌控之下。其实直到那时还来得及面对未来采用新的经营方式,可惜该企业没有施行,因为集团的控股原则限制了各家厂商的独立经营自由。



左起:A. Michel的500机心(手上链,17令),1930年代制造;FHF工厂,1950年代;FHF的60机心,1950年代制造(异形机心,没有小型秒针)

它采用了保护主义措施来“保证当时钟表工业的秩序”。同年还建立了负责财务协调和管理的机构,命名为“瑞士钟表工业共同股份公司”(ASUAG),其核心作用在于,将钟表部件制造商如摆轮、游丝等专业零件以及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商联合在一个超级控股集团中。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约5千万法郎的融资金额,一部分必要的原始资本必须由该钟表集团自行筹措,银行当然也参与其中,因为瑞士政府也承诺给予补贴,尽管这笔补贴是无法指望拿到的,但国家的参与改变了ASUAG的性质,官方机构加入企业并获取收益,必然会引发私人和官方之间的经济利益纠纷。

发生了上述变化以后,Ebauches SA内部原来实行的多数民主制以及不同厂家的自主影响力都大大削弱。官僚们控制了公司经营,采用类似于政府公务员的体制来领导该企业,于是长久以来尽管领头羊Ebauches SA和ASUAG拥有强大的财力和发展潜力,但是一直没有有效地行使其领导权利,只是成为了其子公司占有市场的保护人,毫无创意并且畏缩不前。

最终促使Theoder Schild放弃反对分裂这一混乱的集团的原因——将自己的公司分为专门制造钟表的Eterna SA和专门生产原始机心的ETA SA ——不得而知,估计是来自ASUAG的压力越来越大,他无法长期以一己之力来抵抗如此强大的集团。或许新的集团结构让他的Eterna AG获得了ASUAG的财政支持,让他看到了切实的好处。

不过Eterna和集团之间早已存在的分歧并没有因为新变化的产生而有所改变。从现在开始Theodor Schild和他指定的继承人Rudolf一起领导着两家企业。1932年还有6家原始机心组件制造企业也加入了Ebauches SA。

1934年3月15日,一部保护和调控钟表市场的法律生效,其中包括一条官方出口许可权,涉及钟表部件、工具、机器和图纸,以保护钟表的价格。还规定了开办新公司的许可权,同样扩大、迁移和公司结构调整都要得到官方许可后方可进行。这个所谓的“钟表法令”让国家控制了钟表制造业,巩固了落后的传统行会体制,压抑了有益的自由竞争。经过一些修改以后,这项法令一直实施到1970年代初期。

市场如此划分:

AM、Aurore、Arogno、Derby、FHF、Peseux、Fleurier、Tavannes和Unitas制造手上链机心。Ebauches Bettlach负责销售质优价廉的机心。ASSA、ETA和Felsa则不断加强在自动机心领域内的投入与研究。Landeron、Valjoux和Venus着重生产计时表机心。1950年ETA销售的产品目录中包括大约20种机心类型,ASSA提供大约70种机心,每种还有自己的衍生型号。



“最大的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商”:1941年的广告



漫长渴望的结束:1951年整个钟表工业欣欣向荣。这是该年度的广告画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整个钟表工业史无前例地欣欣向荣,甚至造成了延续多年的定额出口。于是这些公司躺在功劳簿上,停滞不前了。早在1960年代晚期东方天空就出现了第一片乌云,它迅即变成了猛烈的狂风暴雨。1970年代初期,受到石油危机的影响,瑞士钟表工业再次变得风雨飘摇,需要一次醍醐灌顶才能清醒过来。瑞士钟表业长期注重研究传统的手上链机心和自动机心而对最新挑战熟视无睹,成千上万的钟表技师失业或者转行从事微型机械和微电子技术工作。曾经一度辉煌的工业城中,原先钟表工厂中一排排黑洞洞的肮脏窗户默默注视着那些或多或少面带愠色,毫无想法的匆匆过客。

在Dr. Rudolf Schild的支持下,ETA和Eterna除了提供各种各样的手上链机心之外,早在1935年就开始发展自己的第二个支柱产品:自动机心。这位考虑周全的公司老板深知,各种各样的手上链机心的使用周期有限,他清楚地预见到,总有一天只有少量古老手表的爱好者才会喜欢这类手表。



上世纪五十年代在Ebauches SA旗下已经联合了17家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商

从1943年开始。力量悬殊的姐妹公司Eterna/ETA开办了钟表工业史上的第一家内部的学徒培训工厂,为其未来发展打下扎实基础。大约在1948年,在这个工厂的协助下,由ETA研发并为Eterna定制的全新滚珠轴承自动机心刚刚问世就满足了高标准要求,可以立即用于制造和组装手表。



ASUAG供应种类繁多的钟表部件。选自当时的广告册

1962年推出的ETA2428机心每小时摆动21,600次,工程师预期它的运行动力比以前的老产品有明显改善。在大批量生产的机心领域只有通过明显提高摆轮频率才能达到更好的运行效果,但有两大因素阻碍其实现:一方面提高摆动次数要求相应地提高动力性能,另一方面随着旋转速度和离心力增加,润滑问题也将明显突出。



Cesar Schild,Ebauches SA之父

尽管如此,雄心勃勃的制造商例如ETA还是孤注一掷,1969年该品牌的全新自动机心2722 R和2724 R投入使用,两者的摆轮每小时摆动28,800次。1971年预计推出的自动机心2806和2826频率甚至达到36,000 A/h,不过最终没有付诸生产。

当石英电子慢慢地,却扎实地占领时间测量技术的版图时,那些大型原始机心组件公司对于机械机心则偏爱采用更易于操控的28,800A/h摆轮频率,它在精确性较高的同时技术难度较低,于是这一系列的机心产量达到700万只。

不过与那个时期毫无争议的畅销产品——摆动频率21,600A/h的机心相比——新的28,800A/h摆频机心的产量实在是小巫见大巫。1971年至1980年期间,73/4令机心家族2650销量超过750万只;1969年至1982年期间2750系列(113/4令)销量超过600万只;而2776系列(111/4令)在1971年到1982年之间产品达到惊人的2500万只。

与摆轮的摆动频率无关,来自ETA公司的各种自动上链机心成为其基础产品,在此期间无数自动手表使用了其产品,如2824或2829——全部或者特别装配了滚珠轴承转子和最佳的棘轮。

回到1965年,当时ETA投入巨资用于自动机心研发,在以后的几年内,便开始了批量生产。1966年ETA制造420万只自动机心,其中仅有440,000只用于女式手表。从1969年到1976年ETA出品了1,800万只2750/2770系列机心,1968年推出的与之相应的男式自动机心包括日期和星期显示以及两者的快速调节,取得巨大市场成功。1969年在创始人家族的支持下,Grenchen的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商Felsa——1942年在这家公司诞生了第一款双向上链转子机心Bidynator——成为了ETA的公司成员。同时这家创造力十足的公司还采用了镶嵌轴承宝石,这又是一项钟表零件加工技术的开山之作。



同一屋檐下:Eterna和ETA的工厂

1971年,Dr. Rudolf Schild也就是“ETA先生”在为这家原始机心制造商服务39年之后功成身退,从公司创立伊始,无论狂风巨浪还是风平浪静,他都高举旗帜引领着公司前进。几十年来他的志同道合者还有钟表技术师Heinrich Stamm,后者于1925年成为A. Michel设计师,开始了他的钟表人生,1939年12月16日他成为了ETA的一员,他发明了滚珠轴承转子和超薄机心,为ETA获得如此重要的市场位置做出了巨大贡献。Stamm开发的机心产品还包括1948年在Eterna-Matic中采用的ETA啮合轮齿,从1951年开始在所有的ETA机心中使用。据Heinrich Stamm所言,到1967年底共有4,000万只钟表机心装配了上述装置。

1976年ETA也开始接受先进的石英技术,并察觉到了全球经济衰退的迹象。多亏内部培训机制,它的员工和雇员经过培训可以迅速而灵活地转向石英钟表制造。同样在1976年,ETA推出了第一款Flatline男式石英电子手表机心,其功能包括日历显示和中心秒针(厚度3.6mm)。

1979年1月1日迫于困难的市场情况,终于发生了早就该做出的动作:ETA和ASSA真正合并,成立了ETA-AS原始机心组件制造公司,瑞士机心制造行业由此也进行了调整。这两家由一对兄弟创立的家族企业,为Grenchen赢得世界关注,在83年之后终于合而为一。“1977年12月14日Ebauches AG和它以前的子公司......ETA AG和A. Schild AG合并”,在一项官方声明中正式宣布,“两家公司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发展显示,未来的最佳之路就是两个公司合并,因此在获得ASUAG同意后,2月2日Ebauches AG总部决定,推动一体化整合并于1979年1月1日完成合并目标。”当时,当地报纸上如此评论:“ETA开始了石英手表和石英机心的制造,走上了成功之路,现在集中力量正是时候,它的优势明显。”



21,600A/h:1962年的2428机心(正面和反面)



20世纪70年代的批量制造产品:2752机心(正面和反面)



其他的产品:2806机心



第一批Flatline石英机心之一:940111(正面和反面)





包括表壳厚度仅为1.98毫米:Delirium(采用石英机心999401)

新的公司一共有2,200名员工,它的客户可以选择两个品牌旗下的各种产品。几个月之后,ETA在巴塞尔钟表展上推出了它的Delirium,这个全球范围内最薄的石英手表带有指针时间显示,包括表壳在内厚度仅为1.98毫米——绝对的世界纪录。

1981年为了庆祝公司诞生125周年,ETA在石英电子领域又推出了两个新款机心系列。



ETA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自豪地展示自己的新机器,使用这台机器,一个工人可以同时完成多项工作

接下来的那一年,1982年,世界经济发展以及ASUAG严重的财政危机让这个集团分崩离析,幸存的Ebauches SA子公司ETA以及FHF和位于Marin的电子部件公司EEM共同组成一家公司,还是以ETA命名新公司,考虑到这家公司在过去几十年间取得的成就,对这个决定就毫不会惊讶了。它的总部一如既往地选择在Grenchen——当然也可另择地点,但就是在那里,Urs Schild于126年前为公司埋下了奠基石,于是Grenchen还有两个响亮的名字:Eterna和ETA之城。

宏利源钟表相关产品:钟胆,温度表,湿度表,礼品钟胆,工艺钟胆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上一篇:诺贝尔表110周年新品亮相2013香港展
下一篇:什么是施华洛世奇水钻?
相关文章
公司极速牛牛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资讯中心
常见问题
资质荣誉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镇白石厦东区美华路48号宏利源工业大厦
服务热线:(+86-0755)27322383/27308388